Category: 华人美食

夜游麻坡貪食街

特約:林金城

約有60年歷史的麻坡貪食街,從中午到晚上,都匯聚許多小販,儼然成為一處覓食寶地。雖然后來戲院陸續關閉,但貪食街一名經已聲名遠播。順記鴨飯和貪食街口手工包對許多人而言是名不經傳,卻足以見證舊日戲院年代那繁華盛況的食檔……

想要成為覓食高手,不可不知道我們華人地區的傳統菜市場、戲院、夜市、巴士總站和廟宇等,都是聚集民間食攤和市井美食的磁力中心。

即使現在磁力稍減了,甚至完全被消磁,如某菜市場隨時代變遷而被邊緣化,或搬遷,或被附近更大的巴剎所取而代之;又比如早年繁華超過半個世紀的獨幢戲院,在進入八九十年代后,便開始一間間凋零,或夷為停車場,或變成傢具電器店,但長年累月在其週遭所凝聚成的飲食生態,卻根深柢固地在原地形成歲月的活化石,等著我們去一一辨識領會,品嚐歷史余味。

所以,當我們去到一處食肆繁茂的地方,無論是一條街、一個小販中心,或是一排小食攤,都很有可能屬于上述磁力範圍;換個角度來看,當我們去到一個陌生地方,如果想要尋找古早好味道,不妨向當地人打聽這些磁場所在,免得與歷史擦身而過,那才是白走一趟。

麻坡貪食街,約有60年歷史,中午以后直到深夜,沿街食攤毗鄰而設,是夜遊夜食首選之地。

走在其間,以為理所當然,其實就如大馬許多城鎮的為食街一樣,正處于昔日磁力範圍的最佳位置。根據老麻坡的說法,因為附近有多間戲院的原故,如三馬路的麗士、四馬路的國泰及已建成購物中心的勝利戲院,所以,每每開場前散場后便湧進許多食客,以致多年來,從中午到晚上,都匯聚許多小販,儼然成為一處覓食寶地。雖然后來戲院陸續關閉,但貪食街一名經已聲名遠播。

這趟夜遊,我選了兩攤對許多人而言是名不經傳,卻足以見證舊日戲院年代那繁華盛況的食檔,與大家分享。

順記鴨飯

餵飽老潮州的鄉愁脾胃

麻坡是潮食重鎮,貪食街上的潮食飄香,是好幾代麻坡人的味覺鄉愁……

對愈來愈分不清自身籍貫的年輕一代來說,方言以外,食物便是最常接觸且易于成為交換話題的辨識圖騰。當然,不諳方言的新生代大有人在,搞不懂食物屬性的更是普遍現象,然而不遲,遲的是家裡操方言的老一輩逐漸凋零,傳承不住祖輩食物精髓的食攤逐年增加。

這攤設在金山大眾市場門前,閱盡“貪食嘴臉”的順記鴨飯,每個傍晚都將歲月流光給凝在鴨身油亮的光澤裡,一隻隻吊掛攤前,與夕陽爭暉。兩個福建老人,兩兄弟,守著接近半世紀以前,從一潮州前輩手上學來的滷鴨功夫,跨越籍貫的在以潮食為主的麻坡市井,餵飽了許多老潮州的鄉愁脾胃。

我坐在攤頭前面,一邊吃著淋上滷汁的鴨飯,外加一份由豬頭皮、豬橫舌、滷蛋及鴨盹等組成的滷味盤,一邊隔著玻璃櫥櫃,看白鬚老人一面刀起刀落,一面和顏悅目地跟靠在攤旁的女生溫柔對話:Uncle你在這裡賣了多少年啊?老人指向金山大眾市場裡賣飲料的中年男子說,你爸還沒出世我已開始賣了。真的?

千萬不要問我其潮味正不正宗,那鍋一滷再滷的歲月滷水和滿街如潮的食客,已是最好證明。

順記鴨飯

創始年:1963

地址:Jalan Haji Abu, Muar, Johor.

電話:06-9516219(陳春益先生)

營業時間:17:00~21:00(星期二休息)

貪食街口手工包

童年朴實的味道

多年前的某個夜晚,路過貪食街口,就在余仁生門前嗅到一陣陣似曾相識,屬于童年深處的味道。

一番尋索后才發現,味道來自這攤包點,卻又不好意思逐層掀開蒸籠去探尋謎底,只好每個包子都打包一個,趕緊回到旅館去一“聞”究竟!真相大白,原來這味道是來自傳統包子那似有若無的鹼味作祟。

因為這攤包子的製作方法,仍採用預留麵種作為隔天使用的傳統發酵方式進行,麵種放久會有酸味,所以,通常加入少許鹼水中和,我所謂的童年味道正是這古方古法,綿延不斷每天預留給明天的傳統智慧所在。

廣東籍的攤販黎金玉說,這攤子是由她父親傳給她的。早年父親從檳城南來麻坡,受聘于雙喜樓擔任點心師傅,后來才出來設立此攤,擺賣自製手工包點,一晃眼經已三十多年。問到包點製法,黎女士一貫謙和低調地說,都是遵照父親的方法啊,未曾更改!

這我絕不會懷疑。當我吃過那仍然放入一小塊鹹蛋黃的蓮蓉包,及在一陣陣童年香味裡發現難得樸實起沙的手工咖椰……

手工包點

創始年:1975

地址:Jalan Haji Abu, Muar, Johor.

電話:017-6248390(黎金玉女士)

營業時間:19:30~23:00

[Courtesy of The China Press,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185187]

Category: 华人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