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人文历史

倡建麻坡華人歷史文物館 [A Muar Chinese Museum is proposed]

搜集“孫中山與柔佛”的資料,驚嘆於麻坡華人的重要。孫中山不僅確實有到過麻坡,而且麻坡實是當時柔佛革命派勢力的核心地。柔佛最早的反清組織“救國十八友”,就在麻屬東甲成立;柔佛最早的同盟會分會及其外圍組織啟智書報社,也都是在麻坡由劉靜山等人創立。柔北麻坡同盟會志士與馬六甲沈鴻柏、森美蘭鄧澤如等人聯成一氣,積極籌款資助孫中山的革命事業,並嚴正責斥陶成章等的“反孫中山運動”,是辛亥革命前後,矢志效忠孫中山之堅固陣營。

為對柔佛各地同盟會黨人有一概覽的瞭解,特從1920年代林博愛總編的《南洋名人集傳》第一集和第二集(分上、下冊)中,做了一個粗略統計。從中得知,柔佛同盟會志士總共有36人。這些同盟會成員全是南來新客,不論是南渡投靠親戚家人,或是白手興家,彼等參加同盟會之時,大抵都還很年輕,僅是20來歲、30歲的熱血青年。在行業上,他們大部份與經營土產買賣、投資橡膠園種植實業有關。這批新興華商的崛起,並積極投入孫中山革命的大時代潮流,為柔佛華人社會權力結構的替代變遷拉開了序幕。

《南洋名人集傳》前二集述及柔佛這36名同盟會志士之中,僅麻坡一地,就佔了18人,居50%之強。其次是峇株巴轄(6人),新山、居鑾、豐盛港各有3人,昔加末2人,哥打丁宜1人。值得留意的是,除了麻坡,柔佛其他地區的同盟會成員大部份都是在外地(例如新加坡、芙蓉、吉隆坡、麻坡等地)已加入了同盟會,之後(有不少是在辛亥革命之後的數年)才遷移該地發展的。唯獨麻坡同盟會志士,除了2名原本就是在中國進行反清革命,事敗南逃至麻坡繼續宣揚革命,以及僅有1名是外地已入會者之外,其餘的15人都是麻坡在地入會的同盟會志士。由此可見,麻坡實是柔佛革命派的大本營,引領柔佛境內追隨孫中山革命事業之風騷。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革命黨領袖,又大部份是麻坡華文現代式學堂的主要倡辦人。民國肇始,1912年倡辦的麻坡中華學校(亦即今之中化前身),其主要倡辦人和校務實際的推動者多是啟智書報社的執事及革命黨人,其中尤以劉靜山出力最多。麻坡中華之創立,乃打破方言幫群的山頭主義,不分畛域招收學生,以華語教學,是柔佛首間以貫徹孫中山三民主義思想,宣揚共和政治思想而創辦的華文學校。

事實上,日本侵略馬來亞以前,伴隨橡膠種植業興起,麻坡華人不僅比柔佛首府新山為多,而且在經濟和文教上一直是柔佛華社之“龍頭老大”。1930年,宋蘊璞《南洋英屬海峽殖民地誌略》記述的新山只有“街市五、六條”,但當時的麻坡卻是“柔佛邦最大之商埠,居民約2萬人,有街市六、七條”。在華教方面,新山寬柔學生只有一百餘名,反觀麻坡,已有六、七間華文學校,麻坡中華學校有300餘名學生,而且已建立了中學,化南女校也有學生200餘人。抗日籌賑期間,麻坡才真正是新馬籌賑模範區。武漢合唱團巡回義演,麻坡所捐資義款是全馬之冠,達24萬元,是新山籌賑所得的8倍。惟日據時期,麻坡華社精英亦慘遭殺戮。

資深報人鄭昭賢在“孫中山與柔佛學術研討會”上呼吁,希望麻坡有識之士也能像新山學習,在麻坡成立一間麻坡華人歷史博物館,以傳揚麻坡先賢關心民族命運、熱愛民族文化的精神。我以為,就歷史的厚度來看,麻坡肯定是有這個條件的。

(星洲日報/邊緣評論‧安煥然)

[Courtesy of Sin Chew Daily, http://www.sinchew.com.my/node/211549]

Category: 人文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