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华人美食

傳統碳烤不肥不油膩‧武吉巴西“肥燒”口感好

如果你問麻坡人,來到武吉巴西要吃甚麼?相信,許多麻坡人都會異口同聲說:肥燒!

沒錯,來到武吉巴西不能錯過吃“肥燒”,而許多踏進店裡卻吃不到肥燒的食饕,總有一股莫名的遺憾湧上心頭呢。

肥燒,指的是碳烤叉燒肉。單聽其名,或許你會覺得這叉燒肉又肥又油,其實不然。一盤肥燒端上桌,吃在口裡,不肥也不油膩,加上獨特秘方,味道和口感恰到好處。而肥燒這個名號,則是顧客所取,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以致為何叫“肥燒”,就連掌廚已40年的譚文龍(阿龍),也答不出一個所以然。

所選食材是半肥瘦肉

阿龍說,他所選的食材是半肥瘦肉,並不會太肥,被封以肥燒這個名稱,他也有些摸不著頭腦感覺;無心插柳柳成蔭,這封號一久,今天卻形成了武吉巴西一個美食活招牌,道道地地的老字號。

肥燒是採用最傳統的碳烤烹煮方法,很有阿公阿嬤或爸爸媽媽那個年代的古早味;吃肥燒,就是品嚐它那一股傳統家鄉的老味道,慢慢從細嚼中體會古早的精髓。

一些不太愛吃叉燒飯的人,也被肥燒的色香味所吸引忍不住嘗一口,味蕾頓時也被肥燒的獨特古早味“征服”,獨有的美味讓人回味無窮,深入人心。

創業篇
自小跟父親學廚藝 阿龍17歲接手生意

肥燒這家老字號是屬家族事業,阿龍自小便跟隨父親學廚藝,自17歲便接手生意,一步一腳印且用勞力走到今天已進入第三代。

阿龍回憶過去,昔日其父親僅和兩名伙記合作,於50至70年代,一天僅賺取十幾塊的收入。

“以前大多武吉巴西人以割膠為生,加上膠價慘淡,居民的收入非常微薄,鮮少買叉燒飯來吃。偶爾,一些羅里司機才會光顧。”

接手營業時顧客不多

而他是於1971年接手營業,當時,他和太太辛勤打拼,每天的顧客量不多,加上一碗肥燒售價1塊20仙至1塊50仙之間,對當年的居民來說,算是相當高消費的了。

他追述說:“當時能省則省,加上沒有能力購買較大的冰箱,一直使用父親留下來的一門式小冰箱,所以不敢買太多食材,也因此每天烹煮的分量是有限的,間接的賺不多。”

這個小冰箱,壞了再找人維修無數次,即使已陳舊,文龍仍不捨得棄用。直到今年7月份,文龍遷新店面,小冰箱才轉送他人,結束了與肥燒超過半世紀之情。

念舊的阿龍,堅持採用碳燒仍不被時代洪流所淘汰,80年代後,其生意開始上軌道。直到今天,相信還有許多人仍以為肥燒位於武吉巴西大街的老店,並不知於兩個月前實已遷至距離老店不及其200米遠的武吉巴西花園店屋。

想半退休讓孩子接手

阿龍說,新店雖空間寬暢,不少老顧客仍念念不忘老店的悶氣,油煙味,覺得在老店吃肥燒更具有那股家鄉味。“沒錯,老店有老店濃濃的鄉土味,但,老店太陳舊了,又在大路旁車流量增多,停車非常不方便,非搬不可。”

從十多歲做到五十多歲,都是在自家店內打拼,阿龍坦言有點累了,有想過半退休讓孩子去接手。

“做了這麼多年,有了今天的成就,也夠了,只要人人吃肥燒吃得開心,我就心滿意足了。”

成就篇
盼肥燒帶旺新區 發展商拉攏購新店屋

肥燒當紅不讓,就連要遷新店也成了屋業發展商拉攏的對象,好讓肥燒進駐帶旺有關地區!

阿龍在今年開始物色新地點時,就有一名當地屋業發展商說服譚文龍購買其興建的店屋,以期肥燒能帶旺該新區。不過,阿龍還是謝謝該名發展商的好意,最終選擇了現有新址。

此外,肥燒也成了不少媒體爭訪的老字號,從早期,阿龍和太太已拒絕了一些報館記者的採訪,他謙虛地表示,他倆不要讓外界誤會要靠媒體來博宣傳,而是要拿出真材實料來征服人心才要緊。

本期功夫菜
僅用一火爐 碳烤叉燒

肥燒是阿龍自行研發,由於每天碳烤的叉燒量,必須當天售完,以力求好味,為此,阿龍僅用一個火爐,如此才能良好控制碳火的熱度。而肥燒的配料,亦非常簡單,只有獨家秘方的糖和叉燒汁。

本期大廚
大廚:譚文龍(56歲)
掌廚經驗:40年
掌廚地點:麻坡武吉巴西花園

(星洲日報/大柔佛)[Courtesy of Sin Chew, http://food.sinchew-i.com/node/1686?tid=15]

Category: 华人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