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我的新村

我的新村 :: 居本峇魯 [Kebun Baru]

全盛期供應柔北各區‧居本峇魯稻米之鄉

kebun baru 4

“巴莪國會選區是屬於橫跨麻坡及禮讓兩縣的選區,其屬下共有9個傳統新村及1個重組村,分別是武吉巴西、巴莪、班卒、武吉哈逢、嶺嘉、嶺嘉28支、居本峇魯、坤蘭烏汝、玉射以及蓮花村。

《星洲日報》將於2週內為讀者們一一介紹這10個村落的特色。本週的《別有村天》將分為2篇,主要先介紹坐落於禮讓縣的4個村落,分別是屬於傳統新村的居本峇魯、坤蘭烏汝和玉射,以及屬於重組村的蓮花村。

這一期的《別有村天》將率先帶領讀者走訪距離麻坡至少50公里開外的“世外桃源”——居本峇魯及蓮花村。”

年輕人外遷無人接手
稻米種植業漸沒落

禮讓縣居本峇魯是一個最靠近金山腳下的華人新村,曾在上世紀的60至80年代時以耕種稻米而聲名遠播。當年,老一輩的村民都將居本峇魯稱之為“永利豐港”,代表稻米永遠豐收的好意頭。

回顧居本峇魯的過往歷史,有賴於一群老農民們的艱辛工作,才在當地打拼出一片“稻田之鄉”的天空。在稻米業的全盛時期,居本峇魯還是柔北各區最主要的稻米供應地,風光一時無兩。

在早期缺乏優良器械與工具的年代,耕種稻米是一項吃力的勞動工作,對於老農民來說,見到稻田畫面由綠色慢慢轉變為一片金黃色,是他們腦海中最漂亮動人的田園景色。

但隨着時間流逝,新村里年輕一輩紛紛選擇到大城市工作或居住,導致稻米種植業面臨無人接手的局面,最終就如黃昏夕陽般漸漸沒落。

陸承先:稻米業強盛
吸引馬共成員入村

擔任村長職長達20年的首任村長陸承先(77歲)對《星洲日報》表示,早在日軍二戰時期,居本峇魯便因豐盛的農產地而廣為人知,人口一度高達數千人;但也因為稻米業強盛,而吸引馬共黨成員到來,引得人心惶惶。

陸承先回憶過往,仿似歷歷在目地指出,當時的村民出入都被馬共黨員所監控,而村民也清楚,所有人都將受到池魚之殃,果然日軍很快便注意到這情況,立即派軍前來圍剿馬共黨員。

他說,馬共黨員不敵日軍,紛紛逃離,而一些未及逃離者則被日軍當場射殺。到了日軍敗退,轉為英軍政府駐紮後,英軍便將農業昌盛的居本峇魯圍籬起來,成為一大“黑區”,嚴防殘餘的馬共黨員從中獲取糧食。

“隨後,村民就漸漸地往外地如利民達、東甲及麻坡等地遷移,導致人口銳減。時至今日,居本峇魯已走過高低起伏的蛻變,成為一個安寧舒服的小鎮。”

徐金柱:50年代告別紅泥路
居本峇魯首鋪柏油路

徐金柱(84歲)曾於1957至1977年擔任居本峇魯地方議會主席,直至重組成為縣議會後才卸任;徐金柱居住居本峇魯多年,見證了該村的發展與成長。

他指出,居本峇魯早在50年代就已鋪設柏油路,可說是本地眾多新村中,首個擁有柏油路的新村,因此當地村民在早期就已告別紅泥小路,擁有較完整的道路規模。

“在馬共時期的動盪年代,被籬笆圍起的畫面仍深刻腦海,我為了尋求一份穩定的工作,大約40歲時曾經離家外出,逾2年局勢較穩定後才返回故鄉。”

他感嘆,當年人口密集,風光無兩的繁華城鎮,如今已變成“老人村”,年輕村民已相繼往外發展,僅剩下與村子擁有共同回憶的老村民。

葉玉萍:高峰期400學生
居本峇魯華小僅剩40人

在居本峇魯華小掌校近10年的葉玉萍表示,該校曾經在70年代創下學生人數的高峰,一度多達近400人,一直到90年代才開始出現下降的趨勢。然而,隨着地方發展起伏的改變,該校在2000年後已滑落至百人,輾轉至今僅剩下大約40名學生。

她指出,幾經數年努力,如今該校的硬體設備良好,師資也相當充足,唯一可惜的是學生人數因為當地嬰兒出生率下降,加上人口往外遷移而受影響。

她透露,該校將於明年迎來6名新生,其中2人是來自利民達,以及2名是轉校生。她希望當地家長能多加支持,將孩子送到該校來就讀,在寧靜綠意的環境下安心學習。(星洲日報‧大柔佛)

點看全文: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37289#ixzz3iDUs8ur6

Category: 我的新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