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我的新村

我的新村 :: 10支新村 [Kampung Batu 10]

匿藏園坵內‧10支新村遠離塵囂

離開武吉港腳,開往東甲方向蜿蜒公路約莫在5公里處,可見右邊一片園地上佇立着一棟燕屋,路口處豎立着一塊寫着“10支新村”的路牌,惟外人從路邊看去卻只見一片荒蕪,渾然不察該村存在的一絲痕跡。

公路旁佇立着10支新村牌坊,外人根本無法從公路一窺該村面貌。

公路旁佇立着10支新村牌坊,外人根本無法從公路一窺該村面貌。

倘若耐着性子,拐進路口沿着柏油路緩緩地往內一探,探幽者心中必然會升起一股“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驚奇感,好奇這一座遠離城市喧囂的小村落,到底隱藏着怎麼樣動人的故事,村民們又是否猶如陶淵明般過着悠然自得的日子呢?

其實,該村就如一般的小村落景象,尚有部分人家在住家後院飼養家禽,隨處可聞陣陣悅耳的鳥鳴聲。而匿藏在園坵內的小村落,更給人一股恬靜怡然的舒適感,尤其是村民和睦共處的親密關係及熱情友善,讓人得以暫時拋下心頭上的煩惱,沉浸在淡淡的和諧氣氛中。

峇株媳婦獨家炮製
Mee Siput人人讚好

談到10支新村,就不得不提及村民自製的零食——Mee Siput(面干),帶入該村者即是從峇株巴轄嫁來10支新村的潘寶珍。

現年58歲的潘寶珍表示,Mee Siput(面干)是她從小吃到大的零食,21歲嫁到該村後就加以改良,着重在獨特的辣椒配料,接着在村內以報紙包裹出售,一片10仙,隨後自行包裝後放在丈夫的學生巴士上售賣,賣給學生當零嘴,以便補貼家用。

她笑言,她並無大力往外推銷,惟在人人讚好的情況下,當地村民出外前總愛前來採購一番,當作手信送給外地友人享用,讓Mee Siput(面干)這個小零嘴也開始人氣大增。

她說,久而久之,外地人也慕名前來採購,惟她屬於家庭式作業,而且烹煮辣椒耗時耗力,無法一次過大量生產,因此囑咐有意大量採購的人士及早致電訂購,以免撲空而返。

她披露,他們採用人工烹煮辣椒、包裝辣椒及Mee Siput(面干)的過程繁瑣,有者一次過購買近500包,相信是帶回當地轉售出去,有時大日子的銷售量可達1千500包,讓她差點忙不過來。

林亞治:戲班老闆是大地主
新村曾被稱『新賽鳳』

村委會主席林亞治(66歲)追憶時表示,該村在獨立前是一座甘拔園坵,周邊都是屬於英國人公司管轄逾300英畝的橡膠園坵,幫該公司割膠討生活的一群人就住在園坵內的員工宿舍,隨着該公司在1956年撤離後,村民紛紛購買該公司原有的園坵,成為小園主後繼續留在該村生活,才形成現有的新村面貌。

他指出,該村曾被外人稱為“新賽鳳”,因為該村路口有個大大的“新賽鳳”牌坊,起源於“新賽鳳”福建戲班的老闆就住在該村,而該名老闆也是擁有72英畝園地的大地主,後來在60年代中期移居至新加坡,才將園地賣給當地村民,而該村當時也只有約十餘戶人家,至今也只有86戶,包括9戶印裔居民,村民多以種植油棕、榴槤為主,盛產貓山王品種的榴槤。

70年代才有商店

他說,該村路口與村內的道路原本都是紅泥路,直至70年代初期才在地方領袖的協助下鋪設瀝青,之後才開始有水電供應,結束汲取井水及使用發電機供電的日子。

他也說,該村早前沒有商店,村民都是去武吉港腳市鎮購買日用品,也有外地人進村售賣蔬菜、肉類及水果等,供應村內人所需,直到70年代才開始有村民經營起咖啡店及雜貨店。

他回憶童年生涯時笑言:“村內沒有華小,小孩早上幫父母進園工作後,下午就結伴穿越橡膠園的小徑到武吉港腳的南華學校上課,每每遇到低窪的小徑淹水時,他們就只好脫下衣服及鞋子,聯同書包一起頂在頭上橫越積水,隨後穿回衣物才趕往學校上課。”

現有人口約700人

他披露,該村現有人口約700人,惟目前住在村內的只有近400人,因為年輕一代紛紛往外就業或經商,只剩下務農者、老年人或幼童待在村內,每逢遊子返鄉歡慶佳節時,才會出現逾700人的熱鬧場景。

他指出,該村之前隸屬於武吉港腳管轄,村內的設施與發展都需要向武吉港腳申請撥款,隨後該村於2009年成立村委會後,在馬華的協助下編制在重組村內,才得以直接從縣署獲得固定撥款,充作該村的發展與建設,而他就是從2009年擔任主席一職至今。

該村雖隱世,但是村民的發展成就,讓村民感到與有榮焉。林亞治指出,東甲曾有“布城”美譽,也是該村村民在60年代中期從新加坡以低廉價格收購碎布匹,隨後在東甲經營起10多家布店轉售出去,由於整條街上的布匹種類繁多,也吸引遠道而來的遊客及商家趕來選購。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17137

Location Map:

GPS Coordinates: 2.191215N, 102.555216E Geotag Icon Show on map

Category: 我的新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