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我的新村

我的新村 :: 巴口 [Bukit Bakri]

杜氏人冠全國近親遠親婚嫁‧巴口8特色“村色無邊”

武吉峇吉里位於麻坡東南方距離麻市6英哩,又稱巴口,是峇吉里國會選區的一大新村。

每逢星期三巴口新村有夜市擺攤,成了巴口各族村民必到之處;而夜市集左方便是巴剎,昔日未重建前,巴剎外有個八卦形的標志,是小孩玩耍之處。

每逢星期三巴口新村有夜市擺攤,成了巴口各族村民必到之處;而夜市集左方便是巴剎,昔日未重建前,巴剎外有個八卦形的標志,是小孩玩耍之處。

她之所以稱為巴口,據說60年前該處四周盡是一片大芭,英勇的拓荒者把大芭開辟成家園從事農耕及養牲畜。他們所開辟的耕地就稱為菜園芭,散佈在效外各地。

當時,該地僅有一條大街並建有數十間店舖,專經營收購土產及售賣日常用品生意,形成一個“吐納口”,為此,便稱為“巴口”一直引用至今,反比它的正名武吉峇吉里更為人所稔知。

據老村民說,早期的巴口區(1956年前),當局為了防止馬共進犯,便將整個新村以6 呎高雙層鐵刺網圍起來,是屬於黑區。村民要到村外工作時,在新村三道卡門處都要經過警員搜身;且每人只能帶一瓶開水,其他食物一概不能帶出村外,目的是要斷絕馬共糧食。而且,三道卡門於清晨6時打開,直至傍晚6時便關上。直至1956年之后,政府宣佈巴口成為白區,村民才過著自由的生活。

今時今日的巴口,已幾近擺脫了傳統新村的樣貌,儼如為一座小城區,商業與經濟發展蓬勃,打造了新巴口形象。

今天,走在巴口的大街上,不會感受到那是一個新村,它的發展和面貌已搭上市鎮之列車,村民生活趨向現代化水平。

巴口發展迅速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近年來更與麻坡的經濟發展連成一線,從麻坡直往峇吉里,道路兩旁的空地逐漸發展為花園住宅或商業中心,使巴口的發展媲美州內其他新村。

貞義堂聯絡早期杜氏人

一提起巴口,就會讓人聯想到這是一個杜家村,這里約有40%的村民姓杜;可是,由於外來移民漸多,杜姓村民的優勢已不在,不過,巴口的杜氏人,仍然居全國之冠!

為此,馬來西亞杜氏公會也順理成章在巴口成立,一座巍峨大廈矗立在黃和烈街,可算是當地的代表性建築物之一,共有4層樓。

公會成立之前,貞義堂是早期杜氏人聯絡的組織,供奉祖媽神位,讓族人祭拜。於1977年,馬來西亞杜氏公會成立了,當時僅是區域性組織,稱為柔佛麻屬杜氏公會,直至1987年擴大組織及修改章程,邀請全馬宗親加入,團結在馬來西亞杜氏公會的大家庭里。

新村外圍花園林立
村民生育多房屋需求高

在老巴口馮業興(73歲)的記憶里,往昔的巴口只有一條大路,也就是現有新村通往永平路的大道;而馮業興就住在大道旁的一排店屋其中一間單位樓上,一住就住上超過70年。

他追述說:“當年,新村只有這條大道,村內都是紅泥路,而我也不像過往在新村長大的小孩一樣,能夠在村內到處玩。即使馬共完全被消滅,我也無法隨意到村內去。”

“我的父親早逝,而我又是獨生子,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加上緊急狀態時期,母親更不會讓我自由跑動。中學畢業后,我便做工賺錢,都是在麻坡工作,不曾離鄉背景。”

對於巴口最大的變化,他指稱非屋業住宅區蓬勃發展莫屬。這里的花園住宅區已有30多個,唯大都是處於新村外圍一帶,即西區。漸漸的,這里的人口分佈到新村外圍去,造成新村內的村民人口有逐漸下降跡象。

至於,為何巴口的屋業需求量那么高?原來,老巴口年代的每一戶人家,幾乎都育有超過5名以上的孩子,待每位孩子成家后,大多在巴口另組家庭,直接增加屋業的需求。

34座廟宇香火旺盛
一度有30多座製香廠

可以這么說,有新村的地方,就有神廟。從古至今,武吉峇吉里總共有34座華人廟宇,唯,卻有8間已經“關廟”了。

該村的香火非常旺盛,想當年,巴口重組村──益華村的製香廠亦有30多座,可惜,隨著時代洪流,製香廠也受沖擊,現僅剩3至4座。不過,廟宇在善信們的支持與信奉之下,香火之旺盛仍持續至今。

那麼多廟宇之中,馮業興特別提及最獨特的非老師宮莫屬。創建於1932年的老師宮,其獨特之處,並非於近幾年來重新維修得古色古香,而是每年的大日子舉辦宴會,理事會都很準時於傍晚6時30分開席。

老師宮宴席準時聞名

他說,這個美德是老師宮理事會長久以來所留傳下來的,代代相傳、代代守時。即使當年蔡銳明身為部長級人馬受邀出席晚宴為大會主持開幕,理事會仍然堅守這個美德,大人物還沒到,時間一到就開席。

他也指出,村民對廟宇的支持力量是相當強大的,那可從每年的大日子舉行晚宴,幾乎每一間廟宇的宴席都超過百桌看得出。

而這么多間神廟當中,又哪一間的歷史最悠久?哪一間的面積最大?哪一間的面積最小?哪一間最宏偉?哪一間最華麗?且看馮業興娓娓道來:

歷史最悠久:建於1916年的四支飛來洞;
面積最大:佔地約40余依格的巴口仙公山;
面積最小:約120余方尺的巴口拿督公廟;
最宏偉:慈雲精舍佛堂;
最華麗:白鳳仙師宮。

老巴剎擴建 遊樂場消失

昔日,巴口的小孩常會跟隨母親到巴剎(現址)去,母親在巴剎內買菜,小孩們則在巴剎外一個八卦形的標志旁玩耍,形成了小小遊樂場。

現年43歲的巴口村長李寶平於7、8歲時,足跡便常出現在巴剎外。當年,他很愛隨同母親的巴剎去,因在那兒可以遇到許多玩伴,大家一起玩耍。

在他的記憶中,巴口老巴剎的建築規模不大,旁邊尚有個空地,他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有個八卦形的標志,是小孩們的集中處。而巴剎旁也有一些檔口。直到李寶平就讀中學時期,老巴剎翻新,八卦形標志沒了,空地也擴建成巴剎建築物,小小遊樂場亦消失了。

如今,巴口呈一片欣欣向榮景象,李寶平說,那是因為工業的蓬勃發展讓巴口迅速成長,該村的商業區如雨後春筍般設立,進一步擴大了巴口經濟版圖。

英殖民地政府為剿共
5華小受影響停辦

目前,武吉峇吉里擁有2所華小,其中一所是位於巴口新村的輔南學校,另一所是位於峇吉里西區8支半南益園的勤德學校。早在60年前,巴口新村與郊區擁有7所華小,不過,於1950年,英殖民地政府為了對付馬共,直接影響5所華小停辦。如今,只有勤德學校遷往分校繼續開辦。

1950年,英殖民地政府為了剿共發出命令要郊區的百姓集中在指定的新村,以隔絕續與馬共來往。當時,巴口郊區也不能幸免,直接影響郊區5所華小。

在此事件遭到影響的華小為峇吉里7支半勤德學校、巴力峇九山(俗稱菲菜芭)南山學校、二南巴力烏魯聚南學校、天雙發啟明學校和峇吉里十支街場華英學校。

上述5所華小的學生家園,都因該事件而被迫遷往峇吉里新村,並在該村輔南華小就讀。有鑒於此,該5所華小因此而停辦,受影響的學生約有300人。

聚南學校:學生人數約60人

二南內巴力烏魯聚南學校於1920年成立,初期是以書塾教導,戰后改為新冊教導,學生人數約60人。該校董事長是李泮水、副董事長為陳水龍。掌校者包括黃光烈、張振民、洪水源及黃福慶。該校於1951年中停辦。

南山學校:1947年成立

南山學校於1947年成立,董事長為黃櫓、董事包括黃義添、沈炳亮、王褔順、劉捷成、黃美城、黃和卿、蔡秋松、楊亞俊、張玉隱、黃裕科等人。曾在該校掌校者有吳文寬、曹榮禧、魏文榮,學生人數約有40人。該校於1951年中停辦。

峇吉里啟明學校:村民籌辦空地建教室

30年代,村民為了子女教育請了塾師在家里教以千字文、三字經及教導學生識字。至光复后百廢待舉,村民為了讓子女接受正規教育,於1946年尾倡儀創辦華小,於是召集李傳(后被選為董事長)、林天成、李貽水、李抵、林升貴、林清溪、李嘆、林吟、戴金盧等籌辦小組進行籌募經費。

后來幾經辛苦,在李貽水與林清溪兩家之間空地上,建一間教室和一間教師宿舍,以亞答蓋頂,木板為壁,就學生桌椅是由村民協力建造,啟明學校就這樣興建起來。

董事長李傳、林天成受托物色教師,經友人介紹周金屋為該校教師,並於1947年1月中開課,學生約有30位。1947年底,周金屋另有高就辭職,該校唯有另聘教師。

該校開辦時有向教育局呈報立案,不受動亂影響,不過,村民出入不便,人心惶惶,有傳聞政府將大舉移民,把疏散的村民集中在一村。1951年4、5月,傳聞終於成真,政府將把巴口峇吉里地區陸續大舉搬遷,各膠園居民全部移居村內,政府把巴口劃為新村,啟明學校隨之關閉,學生多轉入輔南學校就讀。

峇吉里十支街場華英學校:山坡上建校雨天路滑

華英學校是由十支街場港主林萼、佘秀水、林堅、王澤江、吳坤利、林華等華教人士出錢出力建起,地點離街場100碼外的山坡上,它只有10多間亞答之大,長方型,前面凸出,周圍是用薄薄的三夾板圍著,有一間禮堂與兩間教室,學生要上學必須經過斜坡往上走。每當下雨由於泥漿滿地,必須脫鞋才能上坡,否則一定會滑倒。

該校沒有水電供應,村民所飲用的都是井水,幾位年長的同學每天負責挑水到學校供該校教師煮三餐之用,晚上則批改作業,只靠一盞微弱的煤油燈。

該校在第二任校長林天成掌校第二年,校務蒸蒸日上,學生人數增加,教室不敷應用。有鑒於此,便在辦事處后擴建一間教室,可容納30人。接著開辦六年級,但師資又出了問題,所幸港主之女兒林雪娥及時協助,問題才得以解決。

可是,馬共出現,政府頒布緊急法令。1951年十支街場一帶村民奉令全部遷往巴口新村,導致只有4、5年歷史的華英學校就這樣停辦了。

峇吉里7支半勤德學校:現址真人宮續辦學

勤德創辦於1928年,當時是以書塾教導。該校發起人為梁其開、沈已、許牧丹、許德定等人。

由於世界大戰,該校被迫停辦多年。后來,於1945年复辦,並轉為新冊教導。當時,該校也成立董事會,由許俊親出任董事長,副董事長為梁其開。

該校的掌校者包括葉八傳、童碧珊、林邦、許文華、丁錦明夫婦等,學生人數約有50多人。直至1951年初,該校被迫停辦。如今,該校現址為真人宮。后來,該校從7支半遷到8支半的校址,以分校續辦一直到現在。

巴口越老越有活力
慶金禧歡慶十多天

巴口新村今年已步入63週年,這個村莊,越老越有活力,充滿著希望!

回顧13年前,即2001年9月28日,巴口慶祝50週年金禧,在歡慶之余,並沒有忘記拓荒的先賢,也沒遺忘勞苦功高的地方領袖,以及建村過程有許多無名英雄,他們為了新村的發展,獻出青春甚至生命,貢獻將永記在巴口人心中。

做為當年甫上任巴口西區村長8個月,便能與村民共同為此項具有歷史意義的慶典,盡一份力量的杜丕周而言,那是一種光榮和幸福。

杜丕周:首個歡慶金禧新村

他表示,巴口是柔佛州其中一大新村,當年,全國擁有超過50年歷史的新村很多,不過,在柔佛州第一個率先歡慶50週年的就是巴口。

他說,慶金禧,除了歡慶之外,另一方面,也是要讓新一代、讓華社記得新村建立的歷史,以及其演變的過程,因為,全國新村都是華人聚居的地方,其發展過程也相等於華裔在我國的發展史。

“新村是華人、華人住新村,在我國的社區發展中,是一個不能否認的事實。”

他回憶說道,當年慶金禧,有表揚前地方議員,以及舉辦孝親敬老活動,具有感恩與懷念之意義,更重要是推動中華文化,讓年輕一代感染濃濃文化氣息,其中,包括文娛晚會、燈籠製作比賽、提燈行、賞燈、史料展等,總共有10多項節目,讓巴口人歡慶十多天!

燃放煙花場面熱爆

當中,也讓村民津津樂道的是,當年的9月30日晚上除了提燈遊行,也將燃放煙花,那是該村建村以來第一次燃放煙花,當晚的場面非常熱鬧。另外,該村一排新建的店屋,也於慶典期間由當時的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黃家定和衛生部長拿督蔡銳明,兩名部長級人馬聯合主持剪彩,掀開歷史性的一頁。

當年,他身為慶委會的征求主任。他指出,當年獲得村民的熱烈支持,雖說隔一年(2000年)才為輔南學校籌款,且巴口村民已盡了很大的力量;連接兩年進行籌款,大家的支持證明認同此慶典的意義,剪彩人近200人,所籌獲的款項也達到13萬令吉。其中,也有來自麻坡區的熱心人士支持,可見,慶金禧也獲得華社的認同,畢竟,那是先輩用血淚所建立起來的新村。

村民之間多為自己人
人情味濃得化不開

巴口特色多,令到這座新村與其他新村相比,可說是“村色無邊”。

特色1:
巴口處處杜氏人,這里是最多姓杜人家的聚居村,因而有了杜家村之稱。在麻坡,只要一提起姓杜者,許多人都會覺得:那人應該是巴口人。雖然,近年來當地發展迅速,一些麻坡居民也遷到巴口花園住宅區,但是,杜姓人家仍然在逾2萬人口當中,佔了約40%左右。

特色2:
老巴口的兒女多,每戶家庭大多有5名兒女或更多,他們長大后也多與村內的村民子女共結連理,促使近親和遠親環扣,演變成很大的連帶親屬關系,形成了巴口村民多是“自己人"。

特色3:
由於彼此間大多有親屬關系,這也間接地使到村民的人情味濃得化不開,凡是哪家有辦白事,幾乎每一戶村民都會到喪府或托人寫帛金,這就是巴口的人情味。

特色4:
在新村內舉行的宴會,有部分團體保有守時的美德,準時於傍晚6時30分或晚上7時30分準時開席,多年來從不延時,早在華社團體推動的改革運動前,便很有守時觀念。

特色5:
武吉峇吉里大大小小的神廟就有26家,幾乎每隔兩三條街就有一家廟宇的設立,香火旺盛。而且,神廟的大日子,理事會都盛大慶祝,非常熱鬧;一些廟宇的建築宏偉華麗,成為了拍攝景點。

特色6:
新村內有多達15條街道是以華裔先賢或地方領袖之名更改路名或命名,了不起的成就,是我國新村與城鎮的楷模。以華裔先賢名字取代的街道分別是黃和烈街(原名Jalan Balai Raya)、謝麗水街(原名Jalan Ramai)、呂汶遠街(原名Jalan Durian)。

其他以社會賢達命名的街道尚有黃龍沼街、杜丕明街、呂岱瑛街、何君銓街、杜德海街、李峇才街、林子忠街、鄭名仁街、吳康健街、呂尚蔗街、許牡丹街及侯來團街。

特色7:
新村內每年都會充滿著悅耳的“鳥語”聲,來自各國的“鳥人”都會帶著“愛鳥”來巴口爭鳴,參加國際鳩鳥爭鳴比賽。那也促使巴口擁有一座寬敞的鳩鳥場,那是全國新村少有的。而每天早上,新村一些鳩鳥愛好者也會帶“愛鳥”到鳩鳥場去開嗓,頓鳥語嘹亮。

特色8:
在巴口鎮上大道旁的一所敦依斯邁國中,全校學生人數約有1千600余人,是麻坡所有國中,學生人數最多的一所大規模國中,這是鮮有人知的。而該校的華裔生就佔了約50%。

點看全文: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27761

Category: 我的新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