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我的新村

我的新村 :: 砂益 [Sagil]

一校一廟拱特色‧砂益不聞喧囂見河山

“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這首兒歌可說是砂益新村的最佳寫照。

除了住家,砂益新村有兩排商店。

除了住家,砂益新村有兩排商店。

砂益村民開門抬頭就能見到起伏的山巒,自小有金山伴隨成長,成年後的砂益人無論離開家鄉多遠多久,金山永遠是他們集體的記憶。

砂益是前往金山必經之路,這裡沒有聳立的大廈、沒有蓬勃的工業發展、沒有喧嘩熱鬧的大街,相信如果不是金山,也許沒有多少人會留意砂益的存在。

依偎在金山懷抱的砂益原是一望無際的膠園,緊急法令時期,其中120餘畝的園坵被開闢成華人新村。

早期的砂益被多個上千英畝計算的大園坵環繞着,村民多數是大園坵的僱工,以割膠為生。

在老一輩村民的記憶中,還未有新村前,砂益有不少華裔小村落,如仙達村、大合村,住在園坵的華裔村民集合起來自成一村,並自資辦校,為華裔子弟提供母語教育。

據老村民表示,緊急法令施行後,原本住在園坵的華裔居民都被集中在新村,當時約有200戶村民,而少部分園坵的員工獲准住在園坵裡,不過,與新村同樣設有圍籬,園坵村民出入也受到管制。

隨着村民被遷移,仙達村、大合村這些小村落也隨之消失了,至今也少人提起了。

凝聚全村人 天后宮重建料明年竣工

一校一廟是新村獨有的特色,砂益新村也有一間歷史悠久,供奉媽祖的天后宮。

天后宮的緣起是一戶村民在家供奉媽祖,當時這位村民只是在紅紙上寫着“天后宮”,並貼在香爐上,後來這位村民決定返回中國,就將他住的亞答屋和“天后宮”交給當地村民林鑽。

林鑽自此誠心膜拜,並發愿為媽祖建造廟宇,在村民齊心協力之下,天后宮終於在1946年建成,而林鑽也被媽祖“欽點”為理事會主席。

天后宮現任理事會主席林佛光(40歲)也是林鑽的孫子,他自小就跟隨祖父到天后宮祭拜。

他說,百歲高齡的祖父在兩年前逝世,臨死前仍記掛着要重建天后宮,如今重建工程如火如荼進行,預計明年竣工。

他說,天后宮是砂益新村歷史最久的廟宇,多年來庇佑村民,不僅是村民膜拜的場所,也凝聚了全村人。

羅元春 亞答屋高腳屋搭成 未設村前曾有3華小

幼年時住在仙達村的啟群學校董事長羅元春受訪時表示,未有新村前,在園坵就有華裔村落,當時已有3所華小,不過都是簡陋的亞答屋或高腳屋搭成。

他依稀記得他就讀的學校叫新民學校,全校僅有20餘人,當時執教的是曹均榮老師,平時老師就住在學校後搭建的房間。

他說,當時砂益共有3所民辦的學校,即仙達村、大合村各一所,另一所則在舊街場,也就是啟群學校的前身。有了新村後,在園坵村落的學校都關閉了,村民本着再窮不能窮教育的精神,在新村內興建啟群學校,成為砂益唯一的華小。

余玉明 年輕人往外發展 砂益漸成老人村

余玉明(74歲)表示,砂益初期都是園坵,在緊急法令時,村民集中一起後,砂益才真正獲得發展。他說,砂益是一個純撲恬靜的小鄉鎮,緊急法令結束後也沒有巨大的變化,只是附近多了花園住宅區,現今部分村民在自己的園地割膠,年輕一代都往外發展,這裡逐漸成了老人村。

他表示,咖啡店是村民最愛聚集的地方,不論早晨、午後或傍晚,咖啡店都能見到不少村民聚集,喝着咖啡,看着報紙高談闊論,這就是砂益新村的生活面貌。

許益山 早期廣東人居多 建村時有200多戶

小園主許益山(73歲)表示,新村成立時,全村約有200多戶人家,早期以廣東人居多,現在各個籍貫都有。

他回想起緊急狀態時期的新村生活,每天清晨村民有的走路,有的踏腳車成群到膠園割膠,傍晚前就要回到村裡,而且當時砂益都是紅泥路,一到下雨天,村民就要叫苦連天了。

他說,當時沒有水電供應,家家戶戶都點煤油燈,直至70年代起才有電流供應,不過,電供只是從傍晚6時至上午6時,每戶只有100瓦特的電源,不能使用電冰箱、電風扇。

甘財源 徵膠園闢村 英政府供地建屋

甘財源(63歲)表示,英殖民政府當時徵用膠園做為新村,只提供地段給村民,由村民自己搭建屋子。當時政府規定新村內兩排是商店,因此早期有5、6間咖啡店、6間雜貨店、3間腳車店等,整個新村共有30餘間商店。(星洲日報‧大柔佛)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15792

Location Map:

GPS Coordinates: 2.305385N, 102.614794E Geotag Icon Show on map

Category: 我的新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