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我的新村

我的新村 :: 巴冬 [Parit Jawa]

一個擁漁港一個有錫礦場‧巴冬武吉摩唇齒相依

巴冬也稱巴力爪哇相傳是由印尼人爪哇前來拓荒。

巴冬也稱巴力爪哇相傳是由印尼人爪哇前來拓荒。

在麻坡國會選區範圍里,只有巴冬和武吉摩這兩個華人新村,兩個鄉鎮可說是唇齒相依。坐落在麻坡市郊的巴冬和武吉摩,是兩個距離不到2公里的新村;在時代發展的巨輪下並沒有產生太大的改變,至今仍保留淳樸的新村風貌。

巴冬和武吉摩是麻坡地區最早開埠的鄉鎮,甚至比麻坡市更早開發,相傳兩個地區分別是由印尼爪哇人和武吉斯人前來拓荒,中國南來的華裔先輩也相繼前來開墾,自此落地生根。

巴冬和武吉摩背山面海,巴冬擁有漁港,適合漁船停泊和捕魚業發展,再加上武吉摩也發現錫礦場,因此吸引許多外來人湧入,形成新的聚落點。

目前,巴冬約有1千500戶華裔住家,村民以漁業、經商為主;武吉摩則有約200戶,當地村民則以務農為主。

純樸漁村蛻變美麗小鎮
巴冬村民漁家樂

巴冬新村隨着歷史腳步不斷地向前邁進,從原本純樸的漁村蛻變成一座美麗的小鎮,瀰漫着濃郁的小鎮鄉情,加上當局積極將當地推廣成旅遊景點,逐漸讓這一個鄉村也開始小有名氣。

佇立在巴冬大街,可見老店依舊維持着戰前的原始面貌,尤其是鎮上的傳統理髮店、雜貨店經過時代的洗刷,依然堅持信念地熬過這一段段風逝的歲月,承載着老村民共同的美好回憶,成為鎮上獨樹一幟的建築特色與風格。

從大街拐個彎進入漁村一帶,呈現在眼前的風景面貌則迥然不同,一大片浩瀚無邊的海洋緊依漁村,一艘艘舢板漁船停靠在碼頭邊,漁家樂的鄉村風情令人迷醉。尤其是傍晚時分那一抹色彩多變的日落景象,以及季節性出現的候鳥踪跡,更加讓人捨不得移開視線,只願隨着太陽緩緩沉入水平線下,回味那一幀幀大自然彩繪的風景畫。

翠美古廟充滿傳說

當地漁民往往是起早摸黑就出海捕魚,歸航返港已過了大半天,回來後還要將纏繞在漁網中的漁獲一一拔出,耐心地處理漁獲並轉賣給批發商,而他們在處理漁獲的一舉一動,倘若外地人有幸目睹,也會沉醉在這別具特色的寫意畫面中。

此外,走在漁村中,不難發現退休漁民喜歡三三兩兩地坐在村內的小涼亭內,或坐或躺地享受清閒的日子,有者甚至在涼亭內補一補漁網,大家不分彼此地一起閒話家常,分享自身的所見所聞及周遭事蹟,以及回味過去那一段段美好的動人回憶。

該村內聳立着一座看似平凡,卻有着百年歷史的古剎──翠美古廟,該廟所供奉的清水祖師對當地老村民而言,更充滿着一幕幕美麗的傳說,相傳曾在日戰時期顯靈為該村“擋煞”,緩解了當地血流成河的慘劇,因而承載着當地老一輩村民共同的回憶。

運載農作物及村民1889年建火車鐵路

談起巴冬和武吉摩的發展演變時,便要追溯麻坡曾有火車這段塵封已久的歷史,就連巴冬和武吉摩人也未必知道這段往事。

巴冬和武吉摩比起麻坡市區更早開埠,是當時麻坡的重鎮,為了運載農作物及載送來返的村民和在麻坡英校唸書的學生。柔佛州蘇丹阿布峇卡在1889年,決定在麻坡興建一條火車鐵路,來返麻坡與巴冬。

麻坡火車僅維持36年

這條鐵路命名為“麻坡州鐵路”(Muar State Railway,MSR),鐵路全長22.5公里,於1890年啟用。鐵路銜接蘇來曼路至雙溪浮內,巴冬是其中一個固定火車站。

隨着道路興建及維修費無法負荷,麻坡火車僅僅維持36年光輝歲月,便在1925年停止服務,只為公共工程部門往來武吉摩石山運載鋪路的石頭。

然而,隨着交通工具普及化,這項任務也在發展的巨輪下,默默走入歷史。

雖然巴冬和武吉摩是兩個新村,兩村卻是息息相關,甚至常被誤以為是同一個村。

武吉摩過去都沒有新村村長,發展建設和民生問題都是由巴冬村長兼顧,直至2011年才有第一位村長蘇添生,值得一提的是,蘇添生本身是巴冬人。

在最新出爐的村長名單中,蘇添生調往巴冬為村長,而新受委的武吉摩村長張友漢同樣來自巴冬。

張佩文:村民都認識
兩村關係如兄弟

曾是巴冬村長的《星洲日報》巴冬通訊員張佩文(66歲)表示,早期至今,兩村的村民都互相認識,也互有往來,兩村關係猶如兄弟般。

他指出,武吉摩約90%是福建人,以務農為主;巴冬市區則遍佈潮州人、海南人及客家人,分別經營雜貨店、咖啡店及布店,而巴冬海邊90%是潮州人,從事靠海維生的捕魚業。

他說,武吉摩和巴冬的新村面貌沒有多大改變,只是外圍住宅區林立,許多住在偏郊或甘榜的居民紛紛遷往巴冬。

二戰後“車頭”成為歷史

他回憶說,巴冬市區的一棟古老店屋就是當年火車停站的所在,在火車停駛後,改成巴士及德士站,村民稱之為“車頭”,惟這座“車頭”在二戰後也成為歷史,只是建築物古老外觀不變。

“當年的火車路沒有了,沒有留下任何的印記,我也是從12歲就南來的父親口中知道這段往事,當年沒有汽車,父親是騎着腳車往返麻坡。”

他說,雖然巴冬和武吉摩最早開發,可是當地土地有限,有海有山,沒有太大的空間發展,以致往麻坡發展,也促使兩村至今仍保留濃厚的新村氣息。

張佩文感嘆,巴冬和武吉摩新村也面對老化問題,傳統行業演變成夕陽行業,鮮少年輕人願意從事農業和漁業,而大街的傳統商店也因後繼無人,逐漸減少。

饒光先:搬往新山定居
難得回鄉到處寒暄

記者在走訪巴冬新村,偶遇已搬往新山居住的饒光先(79歲);6年沒有回鄉的饒伯伯難得回來,到處跟相識多年的鄉里寒暄。

他說,他們一家原本住在沒水沒電的地方,全家騎著腳車搬到巴冬居住,輾轉在大街購買店屋開布店。

在他的印象中,在日治時期,布店原本是一名日本人開玩具店的,由於對方在巴冬時常去國小踼足球而學會說馬來話,多年前這名已白髮蒼蒼的日本人也曾重回巴冬,來到他們的布店敘說往事。

即使已搬往新山定居,饒光先仍非常懷念在巴冬生活的日子,說起往事,他更是有說不完的話。

雖然布店的生意不比早期好,饒光先的弟弟饒愈先(68歲)至今仍堅守這家老布店,對他而言算是打發日子吧。

謝岳逢:從前魚獲多
女兒家都想嫁捕魚郎

巴冬居民謝岳逢(81歲)表示,巴冬被開發後,由於是一個漁港,吸引很多南來的華人成為漁民,其中以潮州人佔大多數,所以現在來到巴村漁村,此起彼落的都是潮州話。

他笑說,從前的魚獲多,漁民的生活過得很好,幾乎每一個年輕的女兒家都想嫁給捕魚人;反觀現在很少年輕一代愿意出海捕魚,使到這個原本一代傳一代的行業漸漸沒落,現今很多漁民都是友族。

他告訴記者,他3歲就隨着父母從中國濟陽南來,先到新加坡,一年後才來到巴冬落地生根。

他回想童年時的生活很簡單,蒸木薯配辣椒就能過一餐,屋頂出現破洞也照住不誤,最怕是下起豪雨,家人就要忙着拿器皿盛雨水了。

他說,巴冬從前是個小小的漁港,四周都是沼澤,寸步難行,後來開闢道路了,慢慢發展成今時今日的巴冬。

1980年海景餐室自創“亞參魚”成巴冬特色

談起巴冬,就讓人不禁想起著名美食“亞參魚”,因為巴冬正是這道美食的發源地,而單單是在漁村裡,大大小小售賣“亞參魚”的餐館或小販,更是不下10家。

據了解,發起人是海景餐室的老東主劉鏡梅,大約在1980年自創這道菜色,經眾人口耳相傳,漸漸成為當地海鮮餐館的招牌菜式,獲得食客極高評價,因而發揚光大。

漁民轉行經營餐飲業

劉鏡梅的兒子劉紹榮(48歲)受訪時指出,父親原本是一名漁民,當初發現當地的餐飲業不多,就轉行經營餐飲業,旨在提供多一些的餐飲選擇,售賣熟食給漁民與村民。

他說,父親當時開始自創一些菜色,其中一道就是物美價廉的開胃小菜“亞參魚”,而父親當初只是使用廉價的小鯧魚,最後接納各方意見,才改良成較為高檔的美食。

他也說,“亞參魚”沒有所謂的秘訣,其他餐館業者也自行研發及推出這道菜,加上當時候在媒體們的爭相報導下,逐漸開拓了這道菜色的名氣,成為巴冬的一大特色。

點看全文: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06242

Location Map:

GPS Coordinates: 1.958608, 102.643723 Geotag Icon Show on map

Category: 我的新村

Leave your comment via Facebook account. Thanks!
Editor says:

Share your travel experience in Parit Jawa in English, Chinese or Malay langu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