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我的新村

我的新村 :: 雙溪申落 [Sungai Sendok/Rawang]

湯匙的傳說地處交通要道‧雙溪申落路牌只標拉旺

雙溪申落沿路只有拉旺鎮的路牌,只能在河旁的牌子和華小校門看到雙溪申落的字眼。

雙溪申落沿路只有拉旺鎮的路牌,只能在河旁的牌子和華小校門看到雙溪申落的字眼。

鋤草時發現湯匙 命名Sungai Sendok

相傳雙溪申落原本是一片荒蕪森林,後來有數名印尼人在當地披荊斬棘,建立數間浮腳屋為棲身之所,有一次他們在河邊鋤草時無意間發現一支湯匙(sendok),因此,命名當地為Sungai Sendok。

雙溪申落是後期才列入重組村,早在緊急法令前,雙溪申落十字路口、鄰近的班台拉央,以及靠近河邊的直落根芒、丹絨已聚居不少華人。

在雙溪申落比較接近新村模式的只是大街兩旁的老店屋,然而,當地是南下麻坡、北上東甲、武吉甘蜜等地的主要交通要道,加上附近住宅區和店屋林立,雙溪申落新村的面貌已逐漸模糊,在車來車往之間,當地猶如一道路過的風景。

值得一提的是,雙溪申落後來改稱拉旺,外地人未必知道雙溪申落這個地方,因為一路上,雙溪申落的路牌無跡可尋,有的只是拉旺鎮的路牌,只能在河旁的牌子和中華學校校門能看到雙溪申落的字眼。

早期,雙溪申落大街的商店都是由華人經營,包括咖啡店、雜貨店、腳車店等,而住在班台拉央、甘落根芒的村民則是割膠為主。

由於發展空間有限,年輕一代紛紛出外謀生,現有的園地大部份都改種油棕或水果,不少原本住在雙溪申落和鄰近地區的村民也遷往住宅區。

早期2小學堂
合併成中華學校

早期的雙溪申落設有兩所小規模的學堂,即中南學校和南華學校,後來兩校合併成為現今的中華學校。

中南學校是在1925年由當地先賢創立,原址就在中華學校對面,3年後另一群先賢也在大街創立了南華學校,當時兩所學校都是亞答屋,簡陋不堪。

日軍入侵 2校停辦

1941年杪日軍入侵,兩所學校宣告停辦,直至1950年,兩校學生人數與日俱增,課室不敷應用,當地有識之士建議合併兩校,改稱中華學校,位於現址的校舍在1950年杪竣工,當時學生人數達200餘人。

除了華小,當地也有兩間歷史悠久的廟宇,即興明堂王公宮和古靈殿,兩廟祭拜的神明,都是先賢南渡來馬時,隨身攜帶而來,在雙溪申落札根後,建立廟宇供當地人膜拜。

何先生:大街店屋歷史悠久

大街雜貨店業者何先生(73歲)指出,當地大街的店屋在緊急法令前已經存在,當時候父親帶著他們一家大小來這裡發展時,當地的道路還是一條條的紅泥路。

他表示,以往的村民多數徒步上學或到大街上搭巴士,經常會步行經過大街商店及消費,大街也顯得較為熱鬧,反觀現代人出入均自行駕駛自駕車或摩哆車,逗留大街的時間也日益減少了。

他披露,大街店屋大多數是向地主租賃,自己搭建而成的,因此他們每年需要繳付一筆租金,如今他已經搬去住宅區居住,靜待該店被徵收發展時,才卸下這一份小生意。

顏建能:直落根芒曾有小碼頭

顏建能(73歲)幼時住在靠近河邊的直落根芒,只有大街才有學校,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天上下課,都要走一條水管路,一小不心就會失足跌進河裡。

他說,在他小時候,直落根芒還有一個小碼頭,在當地開店的村民都是用小舢舨通過水路到麻坡載貨,他父親要建屋子時,木材和砂石等也是用舢舨運來。

他表示,早年的雙溪申落更加落後和寧靜,大街也沒有多少間商店,如今附近住宅區林立,增加了許多商店,熱鬧了許多。(星洲日報‧大柔佛)

點看全文: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17474#ixzz3iIhkA9RX

Category: 我的新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