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我的新村

我的新村 :: 班卒 [Panchor]

班卒,大头虾的故乡

班卒的麻坡这一带出产一种虾,叫大头虾(Udang Galah)。它的虾头大大,长长有刺的双夹是特色,蓝紫中透明亮朗。大头虾的肉不多,用来煮亚叁最美味。

柔佛州有个小镇叫班卒(Panchor)。班卒属于麻县,位于麻河旁,据说人口大约5千人。

麻河蜒蜒蜿蜿,养活了许多的小村小镇。麻河水流过的地方就有人居住;在那交通并不发达的时候,人一多,就成了甘榜;甘榜渐渐扩成小镇。

据说以前班卒曾经是个繁忙的小港口,农业从内地的往来操作,全靠麻河水路。

当1980年南北大道通通车时,班卒小镇开始被遗弃了。在这时不与我的无声遗弃中,的确无奈。许多居民为了生活,开始迁移。我想留下来的,总对这小镇有着浑厚的情感。

班卒的麻坡这一带出产一种虾,叫大头虾(Udang Galah)。它的虾头大大,长长有刺的双夹是特色,蓝紫中透明亮朗。大头虾的肉不多,用来煮亚叁最美味。

这里河堤旁,现在也有出租小船出河钓虾的。收获除了靠运气外,还得趁适当的河水时段。

班卒的灵安殿,是小镇的名庙。上香求个平安之际,多留意庙的设计与色彩。

歌星樱花的故乡

班卒,是60年代鬼马歌星樱花及我国胶彩画家卢奕生的故乡。我也有位远亲在班卒的甘榜爪哇开咖啡店。小时候常常跟长辈探亲外,我也喜欢爪哇人一种叫Pacak的小吃。那一味土土的野菜味道至今依然存在。

有时从玉射(Greisek)下来,顺道转左往班卒小镇探一探。小镇依旧是,但我的感觉仿佛都荒芜了。一条街,一个转弯,都游移着许多的孤单。这就是已被遗忘的凄凉了。喧哗过后的寂静与落寞,我却又觉得这个时刻的班卒最凄美。

美丽的旧面貌里,好的时光仍在;仿佛都躲在每一个熟悉的角落;也或许正藏在某一扇张开的门窗里。抬头望一望这些已被岁月遗弃的楼窗,一扇开着另一扇闭着。只有阳光,常常来作客。

麻河的水依旧日夜潺潺地流,物换时移,有人提及班卒,有人忘了班卒。

或许,班卒不应该是这样的一个面貌。在垂垂老态之中,它仍轻轻与麻河的水倾述当年的旧时光。

撰文/摄影:翁文豪(画家、作家)

[Courtesy of http://www.nanyang.com/node/215078?tid=614]

Photo Gallery:

Location Map:

GPS Coordinates: 2.171976N, 102.711712E Geotag Icon Show on map

Category: 我的新村

Leave your comment via Facebook account. Thanks!
Editor says:

Sakura,”樱花” is a famous Malaysian Chinese singer in 60s and 70s from Panchur Muar. She stays in America now. Her daughter died in the 911’s World Trade Center suicide attack. I will find her old album cover and take a photo.

There is another male singer in 60s and 70s from the same town. I forget his name, he is over 70-year old and retiring in this quiet and peaceful riverbank t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