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人文历史

碼頭換新貌.逐漸被遺忘‧麻坡發展渡輪功不可沒 [The phased out jetty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Muar development]

來到麻坡,引入眼廉的是一座宏偉的依斯邁大橋(俗稱麻橋),但在百多年前僅能靠渡輪緊緊聯繫著兩岸情,本期《小城遺事》帶你追溯在發展巨輪下被遺忘的麻坡渡輪。

悠悠麻河水承載麻坡人的集體記憶,卻也分隔了兩岸,隨著第一座橋,即麻橋於1967年4月15日正式通車後,來回兩岸只需短短車程,麻坡人似乎逐漸遺忘渡輪留下83年的歷史足跡,然而渡輪在麻坡發展史上卻是“功不可沒”。

自從渡輪卸下麻坡與彼岸之間“橋樑”的重任後,沒有留下任何印跡,就連當時的渡輪碼頭,如今也換上全新面貌,目前為綜合巴士與德士車站。

根據記載,在1884年由麻坡與峇株巴轄的巫裔自組交通公司,稱為巴南邦公司(Penampang),負責運載搭客和車輛來往麻河和峇株河,碼頭坐落在距離河口不遠處的麻河下游。

為了改進過渡的方便,政府在1900年興建新的石級渡輪碼頭,代替人力舢舨。在1910年柔州蘇丹允准該公司以駁船運載車輛等交通工具,渡輪則載送搭客。

麻坡禮讓2007年“分家”

在市民和代議士多番請願下,政府在1965年初展開建橋計劃,直至翌年年底完成銜接兩岸橋樑的工程,並在1967年初竣工後展開試驗性通車,在同年4月15日由柔州蘇丹依斯邁主持開幕後正式通車。

全長1千200餘尺,寬約57呎的麻橋成了麻坡主要地標,引領開埠超過百年的麻坡走向新里程碑。雖然麻坡與禮讓在2007年已正式“分家”,但麻橋仍緊緊聯繫這段唇齒相依的兩岸情。

沿河經濟開始商業發展; 渡輪成重要“橋樑”

前新聞工作者李雄好表示,南北兩岸被麻河分割開來,麻坡成了當時許多過客必經之路,視渡輪碼頭為一個“轉站”。

他說,由於渡輪碼頭設在麻河口一帶,在渡輪服務的時段,當地湧現人潮,岸上也有人擺檔營業,三輪車也在那個時期最為盛行,成群的三輪車在岸上等候乘客,形成熱鬧的景觀。

他說,麻坡是由沿河經濟開始發展商業活動,由於交通不發達,川行在麻河上的渡輪成為當時重要的“橋樑”。

白天收費10仙夜間20仙; 兩艘渡輪負責載客

麻河當時共有兩艘渡輪負責載客,各可載送20餘人,服務時間是上午6時至下午6時,晚間若有乘客要渡河,則必須乘搭駁船。

至於運送交通工具的只有一艘駁船,提供24小時的服務,晚間若有車輛緊急要渡河,則可包下整艘駁船,價錢另計。渡河每趟耗時約45分鐘。

搭客渡河的日間收費是每次10仙;夜間則20仙,駁船的收費則是車輛1令吉(日間)或1令吉20仙(夜間);羅里等重型交通工具則是3令吉(日間)或3令吉50仙(夜間)。

耗417萬建造;麻橋曾征過橋費

耗資417萬令吉建造的麻橋正式通車初期,由於建築費昂貴,政府曾征收過橋費。

羅里或巴士收費3令吉50仙;汽車1令吉50仙及摩哆車50仙,收費站設在麻橋不遠處的丹絨亞葛斯路段。

由於不滿過橋費偏高,華社與商家聯名呈函政府,要求減低過橋費,直至1971年6月間,重型車輛收費減至1令吉50仙;汽車則是50仙,摩哆車則免費。

已故前首相敦胡先翁於1976年官訪麻坡後,翌日即在新山宣佈取消麻橋的所有收費。

渡輪相關記載匱乏; 資料與歷史有出入

昔日採訪的新聞照,成為今日歷史僅存的鐵證,李雄好對自己當年有幸拍下渡輪和麻橋施工時的珍貴照片感到欣慰。

但令他感到遺憾的是,渡輪的歷史逐漸被遺忘,相關的記載匱乏,既使網上或書上的資料與歷史也有所出入。

錯過麻橋通車儀式; 李雄好留遺憾

由於有事出外,錯過麻橋正式通車的歷史性一刻,成了李雄好從事新聞工作生涯中的遺憾。

他從同行口中獲知,當時橋中央左右兩根燈柱繫著綵帶,蘇丹依斯邁的座駕從麻橋中央緩緩駛過綵帶,蜂湧到場見證的民眾無不歡呼。

他說,他曾在1975年第二任首相敦拉薩官訪麻坡時參與採訪工作,首相也到麻橋巡視,引人民眾湧上麻橋爭睹首相的風采,成為當年備受注目的新聞。

Source: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145962?tid=38

Category: 人文历史

Leave your comment via Facebook account. Thanks!
admin says:

I did watch a 60’s old film taken in Muar, has a glimpse on what was Muar city’s look like in 60s such as ferry terminal, ferry cruise, Tanjong Emas park with small trees, city center fulled with the bicyles, etc.

The cityscape of Muar in 60s till 80s was dominated by bicycles. Riding bicycles and trishaws are popular mode of transport for Muar people till mid 8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