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我的新村

我的新村 :: 巴莪十九支 [Pagoh Bt 19]

福建人住海南村‧巴莪十九支鄉音變調

距離巴莪僅1公里處還有另一個具有特色的小鄉村──巴莪十九支,也稱為海南村。不過,時代變遷,它已形成福建人住的海南村。在海南人外移,及福建人遷入的情況之下,海南家庭僅剩17戶人家,人數不到50人,海南鄉音也漸遠去。

距離巴莪僅1公里之遠的巴莪十九支,右轉入一條小路,便是海南村。

距離巴莪僅1公里之遠的巴莪十九支,右轉入一條小路,便是海南村。

在1951至1952年期間,當地村民約有300至400人,超過90%為海南人,因而有了海南村稱號,而當時住在當地的其他籍貫村民,甚至一戶馬來人家的孩子也被“同化”,都能以海南話溝通。

海南人口外遷

而如今,一些屋子已空置,部分村民也遷至住宅區,相比之下,福建人的人口比率已較海南人來得多,方形成海南村內住着福建人居多的特色。據星洲日報調查,居住在海南村的福建人,佔了超過60%,海南人則僅約30%。

在海南村,尚有兩口古井,村民已鮮少取井水飲用,偶是用來洗刷地面。兩口古井是在海南村未有水源供應時,為村民的主要泉水之源。

星洲日報記者走入海南村,年長一輩村民還能以海南話交流,至於較青年一輩,則多是福建籍貫。雖是不同籍貫,卻是同村人,大家之間仍發揮互助互愛精神,鄉情味濃厚。

林金塔:制水時應急 2古井閒置

海南村內有兩口古井,是建村時村民的飲用水來源。居住在古井旁,早期移居海南村的福建籍林金塔(93歲)說:“位於村前的古井是最早的,后來因人口增加,村民再另挖掘第二口井,以應付當時的需求。這口井就位於我家一旁。”

在未有自來水時期,每天清早、中午和傍晚,村內婦女都會到那兩口古井打水或洗滌衣服,好不熱鬧。現今,兩口古井已空置,偶在制水時方成為村民的“應急水井”。

符世蘭:早年全村出動
辦喜事熱鬧景象不復見

96歲的年邁婦女符世蘭追述道:“在早前,村內人家凡辦喜事喜宴,都是全村人出動,分工合作;大家是廚師或助手也是賓客,好不熱鬧。”

她指出,由於屋地都是租賃的,且有些房子建在馬來保留地上,當地許多村民都到外地買地建屋或購屋遷居,加上年輕一代到外謀生,海南村已趨沒落,當年喜事喜宴熱鬧景象已難見。

如今,海南人僅剩17家,村內許多屋子都空置或租給外勞居住,有村民擔憂,海南村恐有一天淪為外勞村。
李其川:海南人重視教育

50戶出資創辦育僑小學

曾住在海南村,現已遷居巴莪的李其川(71歲)表示,海南人重視子女教育,在建村時,當地只有約50戶人家,唯村民卻以50戶人家的財力,創辦了育僑小學。

他指出,育僑的創辦及師資的費用,全是由董事會及村民負責;創辦初期,它是一所夜校,專門教育村內失學的子女,當時的學生年齡,有者已10及20歲,與老師年齡相差不多。

直至60年代,育僑改制成受津貼的全日制華小,現有學生27人,全盛時期多達百余人。李其川對海南村的逐漸沒落,深表感慨,也感無奈。

他也說,海南村因住屋的建設位置相距之密,因而村民的感情深厚,人情味濃。雖它已漸沒落,鄉情味重誠可貴。那就是時代發展步伐所趨,無人能收复之時勢。

點看全文: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38607#ixzz3iHiLcBot

Category: 我的新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