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古迹遗产

窥探麻坡老建筑 [An overview of old buildings in Muar]

折衷主义建筑中西合璧

我国除了马六甲和檳城的老建筑值得欣赏外,许多早在19世纪末开埠的华人城镇,都拥有丰富店屋建筑,只是缺乏记录文献和社区集体书写。

建筑学者认为,麻坡老建筑其实不逊於马六甲和檳城。麻坡歷史相信早於马六甲王朝,是悠久的歷史文化古城,市区建筑风格丰富,具有海峡折衷式(Straits Eclectic)、艺术装置式(Art Deco)、早期现代式(Early Modern)和实用主义(Utalitarian)。

麻坡在今年2月初被柔佛苏丹册封为皇城,当地保留丰富而大量的老建筑,使它除了拥有退休城和傢俱城的名称外,深具发展为歷史城的条件。马大和新大建筑学者在今年的联合研究活动,选中麻坡为研究对象,加上彼岸新传媒频频到麻坡拍摄怀旧剧,其歷史文化底蕴,可从其保留的老建筑,一窥究竟。

檳城文史建筑研究及保护工作者陈耀威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麻坡拥有大量海峡折衷主义建筑,这种风格大量体现在南马城镇,是一种中西合璧的混杂式建筑,兴建於1910年代至1930年代。

「麻坡的主要是晚期海峡折衷式建筑,拥有复杂装饰,如木质和落地百叶窗、西式复壁柱、三角形墙面,属於古典西洋建筑形式;另外再混合中国白灰泥装饰,墙上刻有鸟兽、花草,有些还设计阳台和栏杆。」

至於兴起30年代到60年代的艺术装置式,盛行於新加坡和马来半岛,是用简单的线条、几何形状砌成,装饰在建筑物的角头和窗口,形成半圆、四方、长方等几何图案,设计前卫。

陈耀威说,在麻坡,大马路的印度借贷店是早期现代式的典型,线条乾净,没有西洋古典风格;麻坡还有一整排早期实用主义建筑,设计更简单,只有一个墙面和一扇窗,简陋低矮。「麻坡保留了大量战前老店屋,建筑风格多样,有其价值和份量。」

文化教育特徵强烈

新加坡国立大学建筑系助理教授赖志健指出,麻坡是个文化和教育特徵强烈的城市,且至今仍可体现在建筑物上。

他举例,老宅墙上的对联、文字、诗句,以及来自上海的木雕、屏风、傢俱,呈现精致的中华文化和精湛工艺。

「其中,刘宅开的一家书局还有售卖很好的宣纸,文化底蕴深厚,就文化层面来看,连新山和新加坡也找不到如此丰沛的文化潜能。」

他分析,早期大马路的沟渠是用砖块砌成,是一条古老的街道。1911年的旧纪录显示有两三家戏院,证明麻坡在1910年代是一个繁华的城市,拥有良好街道和店屋。

他惋惜地说,如果地方政府专注调查城市歷史古跡,把沟渠道路做好,麻坡的老建筑不会输给马六甲和檳城。

马大建筑系讲师林泽民说,麻坡歷史资源丰厚,而且最近又成为柔州皇城,使她更具备显著的歷史城条件。

印度借贷店空间独特

马大和新大建筑学者今年选择麻坡,作为联合研究的城镇。他们选择大马路的印度借贷店(Chettiar)、四马路的顏宅、文打烟路的刘宅和贪食街的新亚茶室进行研究。赖志建表示,麻坡仍保存很多新加坡和吉隆坡已找不到的老建筑,研究小组选择2间住宅和2间店面为研究对象,其中印度借贷店具有独特空间的利用。

「我们的研究从未纪录过印度人借钱的场地,在新加坡已完全找不到。」

林泽民解释,印度借贷店反映印度文化和借贷时的作业方式,店內放有整排桌子,店员和顾客交涉时,以一组一桌的方式商谈,每个店员身后放置保险箱,形成在同一个空间內,进行数项不同私人交易的公共空间。

中国式外观通风设计本土化

麻坡是一座以华人为主的城镇,城区大部分为中式两层店屋,拥有长且深的屋身,中间有天井让空气和光线透进,建筑设计虽来自中国,但窗户和通风设计则符合本地气候。

林泽民指出,这些店屋在电灯发明前就已兴建,天花板较高,屋顶和窗户著重空气对流和採光功能,单单麻坡两所民宅的屋顶设计,其通风系统就有不同。

「有趣的是,当时没有强调隱私权,这类通风设计可谓『隔墙有耳』,可听见隔房的谈话声。」

虽然这种典型店屋在西马华人城镇多见,但陈耀威表示,麻坡拥有其他地方没有的建筑特色,如刘宅的深高屋顶,属於闽南建筑的燕尾式屋脊,在马六甲看不到。

「麻坡河畔店屋,三楼还有露台和栏杆,可让人眺望河畔,这在新加坡克拉码头才有;麻坡屋顶的侧墙和墙头也以潮州式建筑为主,和新加坡类似,本地少见。」

胡乱改造破怪美感

陈耀威进一步表示,走廊的柱子对联,装饰的卷联、凤凰、彩绘,都是传统中国元素。

「顏宅的门面雕花精致,牌匾和气窗採用洗石子作外框装饰,是其他地方少见的中国风格。」

他表示,可惜的是,麻坡人不懂得这些老建筑的价值,地方政府把市区规划为一街一色,胡乱油漆,把精美雕刻掩盖。「业者把屋瓦改成铁皮,窗户变成玻璃窗和铝窗,完全破坏老建筑特色。」

报导:廖珮雯

Courtesy of The Oriental Daily

Category: 古迹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