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古迹遗产

老街古厝:麻坡沒老屋保護法令留或毀?‧市會陷兩難!

麻坡老街原本整齊古老的戰前店屋,在時間不停流逝並順應時代發展步伐的情況下,一些已被拆除或改建,取而代之的是現代風格且構造單調的店屋,古代與現在之間不協調,逐漸失去了古而美之態勢。

現在,不難發二馬路這條老街,改建後的建築與老建築並排而立,古時的百葉通氣窗及新式的鋁製氣密窗,一再反映了兩個時代的不同價值觀,致使麻市的歷史景觀漸受到破壞,變得不協調,無法讓人感覺和諧之美。

產物突顯人類文化素養

不同時代的產物,突顯了人類不同時期的文化素養。二、三十年代,不少建築的牆上鑲著圖案精美的瓷磚、鑲龍嵌鳳,都是經典之作;50年代開始,建築風格改變,沒了手藝細膩的雕塑,相對的比起二、三十年代的建築簡樸許多;今時今日,建築風格更起了大變化,深色玻璃、氣密式鋁窗,或平淡的牆面,每間的風格幾近相似,即單調又無趣。

麻坡市議會並無老屋保護法令,不過,在麻坡發展大籃圖,地方政府有將一些歷史悠久的會館建築,如漳泉公會,歸納為保護建築。至於戰前老屋,則不受列入範圍內。

麻坡市議員李俊滽坦言,沒有老屋保護法令,確實令到市議會感到頭疼,在批准發展店屋之前,往往面對推毀或保留老屋的難處。

“若是不批,恐會被業主投訴地方政府不跟隨時代進步,一旦批了,不能確保業主不會推毀老屋,以改建具現代構造的高樓大廈。”

“從文化角度來看,那些老屋象徵著不同年代的建築風格,且具有豐富的歷史,各具特色,可顯示出麻坡這個市鎮的獨特風貌。”

打鐵街印象深刻

詢及對麻市哪一帶的老屋留下深刻印象,李俊滽毫不思索說:“四馬路打鐵街,凡是市民或遊客,那裡是必經之路,而幾間打鐵店傳來的叮噹響,讓人見識到逐漸失傳的傳統手藝,是麻坡歷史發展的記錄。”

“無奈,僅存的一間打鐵店也在今年6月間關閉了,自此,打鐵街被淹沒在人的腳步底下,市民也只能以老屋追溯過去。”

應保留古建築構造

所以,他認為,打鐵街現有一排的老屋,應儘量保留其建築構造再作出適當發展。

“我們活在現在,不可能再回到從前古老生活,所以,只要不破壞建築物的結構和建築藝術,並在修复時帶入新元素,就將能讓老屋再現光輝。”

他也建議,對於那些受保護老建築物,政府應該撥款修護,若僅是保留而無發展,則不符合經濟效應。

政府應研究老屋保護法令

李俊滽舉例,政府於去年7月宣佈將隆雪華堂列為第一批國家文化遺產後,團結、文化、藝術及文物部撥出50萬令吉,充作隆雪華堂第一階段的修護工程。

“這是政府印證隆雪華堂在建築藝術和歷史方面,具備特色及價值,須永久保存;而麻坡具有特色的會館建築,政府也應如此做。”

他表示,地方政府應要研究老屋保護法令,除有效保護老屋之餘,也給歷史一種肯定。

麻坡文化資產保留老屋成市會當務之急

麻坡是座文化城,老屋可謂是文化資產之一,在推動與維護各族人民傳統文化活動之余,保留老屋成了市議會的責任,也是當務之急!

李俊滽認為,老屋受到保護,也要與文化活動或傳統手藝相輔相成,以帶出麻坡獨有文化氣息。

他說,許多國家都設有唐人街,而麻坡若要帶動文化與經濟發展,唐人街概念是可行的。為此,他已在積极策劃此概念,盼落實後亦能有效保護古老建築物。

他指出,麻市每一條街道各具歷史故事,各富有不一樣的人文氣息,至於唐人街會在哪一條街實行,他心中已有所屬,惟現階段仍不宜對外透露。

“老屋與唐人街,都是麻坡的文化脈搏,要如何去推廣是值得各界所關注,而華社團體方面,也應給予相關單位或部門提供意見。”

李氏也強調,真正要把麻坡的文化、旅遊與經濟發展起來,市議會扮演重要角色,不能再以舊思維之管理方式,作出那些對發展無效益的花費。

總的來說,無論你關注麻坡老屋存亡與否,它依舊是麻坡的文化象徵,具有一定代表性;誠如旅遊作家翁文豪在一篇文章提及:老屋的構造質感與人文情感的深度和廣度,都是麻坡歷史重要的一部份面貌!(星洲日報/大柔佛)

[Courtesy of Sin Chew Daily,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50858?tid=38]

Category: 古迹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