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人文历史

輝煌時期多達700車夫‧麻三輪車風光不再

麻坡曾經是全馬擁有最多三輪車的縣屬,因此地方政府建造一座巨型三輪車為地標,但就如同這座早已生鏽脫漆的地標般,麻坡的三輪車業已走向夕陽,風光不再。

在三輪車最輝煌的時期,麻坡多達700名三輪車車夫,目前僅剩下十餘人,其中4人是華人。

這些車夫都已七八十歲,雖然年事已高,他們仍堅持風雨不改在車水馬龍中穿梭,仿佛提醒人們這個古老交通工具所留下的歷史足跡。

“馬打伯”踏三輪車逾半世紀

人稱“馬打伯”的吳榮業現年85歲,從15歲起就踏著三輪車謀生,踏了超過半個世紀,4名子女已成家立業,他依然每天一早與他的“戰車”出外,有時去載紙皮或在街上兜風,他就是停不下來。

他說,有一陣子他生病了,雙腳無力,醫生勸他要多做運動,他認為踏三輪車是最好的運動,於是繼續踏下去,身體真的逐漸康復。

吳榮業在麻坡出生,15歲時做工的工廠倒閉,他用了200令吉買下一輛三輪車,從此與這輛三輪車結下超過50年的情緣。

車夫劃分區域載客

“馬打伯”吳榮業說,在六七十年代麻坡多達700名三輪車夫,車夫們還劃分區域,華裔車夫多數在大馬路、二馬路、三馬路等華人聚集地載客,而巫裔車夫則被分配到當時提供渡輪服務的麻河邊。

他說,除了平日載客,他也載送學生上下學,當年他共載送20名市區的小學生,每天要走四五趟,每人一個月收費6令吉,在當年而言收入相當可觀。

他說,當年汽車和電單車仍不普及,三輪車自然成為代步工具,每次載客的收費是10仙至20仙。由於當時電視機還未盛行,戲院或空地晚上都會演出潮州戲或歌台等,那時是三輪車夫最忙碌的時刻,一直踏到凌晨2時才能收工。

老顧客常撥電指定載送

曾經由“馬打伯”載送的學生都已成人,他們在街上遇到他時,都會親切問候及給些錢他買東西,令“馬打伯”深感窩心。

他說,20多年前三輪車業逐漸走向沒落,也許是為了懷舊,目前還有一些老顧客常撥電指定載送。

他感慨說不只沒人要坐三輪車了,就連陪伴他70年的三輪車壞了,也找不到人維修。

孫女:難忘爺爺雨中載送

“馬打伯”的孫女吳美儀(18歲)對於童年坐著爺爺的三輪車印象深刻,她最難忘有一次他們遇上大雨,全身濕透的爺爺下車拉起車篷及鋪上一個塑膠袋子,為她擋雨後,冒雨踏著三輪車到一座教堂前避雨,爺爺還叫她不用怕,雨停才回家。

她說,爺爺很疼惜他的三輪車,堂表弟妹騎上去玩耍時他就很生氣,怕他們弄壞他的“戰車”

她說,爺爺年事已高,現在換她駕車載爺爺去看戲,惟爺爺還是喜歡自己踏三輪車出外。

三輪車曾印成首日封郵票

不說也許你不知,大馬郵政公司曾在2004年將麻坡巴冬的三輪車印成首日封及郵票限量發售;國家博物院也展出這輛來自巴冬的三輪車,供國內外遊客參觀。

麻縣記者俱樂部主席馮業興告訴記者,以大馬傳統交通工具為主題的首日封及郵票是在2004年8月18日在全國各地的郵政局發售,共有3款,即人力車、三輪車及在稻田使用的駿馬。

他說,當年郵政公司推出這系列郵票目的是希望年輕一代認識在汽車未進入大馬前,人民所使用的代步工具,這些傳統交通工具也代表大馬多元種族的社會。

當年馮業興更是特地向吉隆坡郵政公司總部訂購這一系列深具意義的郵票,作為收藏。

7公尺巨型三輪車成地標

根據國家博物院資料顯示,麻坡的三輪車是漆上當時最受歡迎的顏色,即深紅色、黃色及青色。座墊是用椰殼做成,乘客座還有靠墊,並以粗帆布製成掀開式車篷,可以擋雨遮陽。

為了吸引遊客及保存歷史,麻坡地方政府於1999年在吉雙休閒公園,即柔州與馬六甲邊界建造一座7公尺高的巨型三輪車,作為麻坡地標。

此外,當局也在麻坡市區及丹絨亞葛斯一帶的巴士候車亭改裝成三輪車的造型,充滿濃厚的本土色彩。

令人遺憾的是這些地標及獨特的候車亭因年久失修,與麻坡僅存的三輪車及年邁的車夫般,近乎已被人遺忘。(星洲日報/大柔佛)

[Courtesy of Sin Chew Daily,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64025?tid=38]

Category: 人文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