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我的新村

我的新村 :: 文林望 [Belemang]

隱密小村 銀球之鄉‧文林望乒乓出能人

有句話這樣說道:“有海水的地方,就有華人,河水能到的地方,就有華人聚居”,沿海、沿河向來都是華人聚居地,其中麻河也孕育了不少華人村落,當中包括位於麻河中流的文林望。

隱密”的文林望是一個彈丸小村。

隱密”的文林望是一個彈丸小村。

文林望“隱藏”在實廊三條內,自成一村,雖然名不經傳,卻得天獨厚孕育乒乓好手。

村內唯一的華小──文林望中華學校,從60年代起推動乒乓運動,孕育不少州手,也帶動了全村打乒乓的風氣,全村幾乎人人都會打乒乓,成為了這個小村的另一道“景色”。

據當地村民表示,相傳文林望(Belemang)的名字由來源自一棵樹,即pokok belemang,由於沿河有很多這種樹,這個小村就以樹命名。

文林望與麻河為鄰,早期都是使用水路交通,村民要到麻坡對岸只能依靠擺渡人撐着舢舨載村民渡河。

曾幾何時,文林望碼頭船來船往,人們忙着搬運貨物,好不熱鬧,然而,物換星移,昔日熱鬧的光景已成歷史,如今在文林望河邊仍停靠幾艘舢舨,不時仍能見到村民劃着船到對岸採集亞答仔。

三幾好友悠哉垂釣
生活簡樸與世無爭

全村有近百戶人家的文林望可說是一個僻靜的重組村,從利豐港一路來到實廊三條,在交通燈處右轉進入實廊邦貢,在盡頭迎入眼廉的是麻河,那裡曾是一個重要的渡頭,讓村民乘船來返麻坡。

從實廊邦貢左轉經過兩旁的油棕園後,就來到了文林望,這裡僅僅只是一條街道,兩旁的住家和商店與村外林立的商店和住宅區,形成強烈的對比。

文林望這個“隱藏”的小村,村民生活樸實,與世無爭,接近黃昏時,只見老人家聚集在老樹下話家常,屋前的溝邊不時有人垂釣,一旦有魚兒上釣了,陣陣笑聲此起彼落。

遊子回流添生氣
“老人村”變年輕

已步入“老人村”的文林望,近年來出現人口回流的跡象,不少在外打拼的遊子回鄉協助家人務農,或打理家族生意,為原本寂靜的小村增添少許生氣。

文林望村民目前以種植水果居多,村內也有經營水果出口的生意,每天都有一輛輛羅里進出文林望,在這些“掌舵人”中不少都是年輕村民。

文林望早期的碼頭荒廢許久,約一年前,在年輕村民的發動下,全村自掏腰包重建碼頭,農曆新年、中秋節就在碼頭慶祝,洋溢着小地方濃厚的人情味。

70年代盛 80年代沒落
近年乒運重整旗鼓

於1946年創校的文林望中華學校是在60年代,由第三任校長賴發生掌校時期開始推動乒乓運動,乒運發展曾一度停頓近10年,惟澆不滅文林望村民對乒乓的熱愛。

70年代可說是該校乒運發展最風光時期,培育了州手,取得傲人成績,為學校和文林望爭光不少。

不過,來到80年代末,當地乒運發展停頓了近10年的時光,近年來,董家協和校方擁有共同理念,重新啟動推動乒運的工作,攜手發掘和守護學生的天賦和興趣。

周亞玖:中華學校全力配合乒總

中華學校校友周亞玖表示,當時住在學校宿舍的教師閒暇時,便在校內打起乒乓,校長見教師和學生對這項球類運動有興趣,於是開始在校園推動。

他追溯求學時代,每次有出賽時,賴校長都開着他那輛老爺車載學生去比賽。如果上課時間,學校舉行乒乓賽,校長還領着學生到賽場觀賽,為學生打氣。

也是禮讓乒總會長的周亞玖也感謝母校,給予乒總全力配合,提供場地給禮讓縣的球員練球。

劉清山:全村人親力重建碼頭

劉清山(48歲)表示,文林望是一個樸實的小村鎮,人口不多,唯有過年過節,在外游子回家團聚,村裡才重現熱鬧的氣氛。

他說,文林望人情味濃厚,原本廢置的碼頭也是全村人親力親為重建,為村民打造一個聚集的地點,閒暇時可以坐在碼頭看看沿河風景,過年過節大伙則聚在碼頭一起歡慶。

劉必興:沒有生活壓力

劉必興(46歲)是在去年從新山返回文林望家鄉務農,小地方沒有大城市的繁忙,也沒有太大的生活壓力,心情比較輕鬆。

他說,近年來,不少在外工作的村民都回鄉,一方面為了照顧家裡兩老,也可以減輕生活的重擔。

鄭詩堯:陸路發展變老人村

在鄭詩堯(63歲)的記憶中,早期的文林望需要依靠水路交通,船來船往,人潮聚集碼頭,可說是非常熱鬧。

惟在80年代,隨着陸路交通發達,水路交通慢慢沒落,文林望也日漸寂靜,年輕人離鄉背井,這裡也變成了老人村。(星洲日報‧大柔佛)

點看全文: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17298

Location Map:

GPS Coordinates: 2.151545N, 102.619302E Geotag Icon Show on map

Category: 我的新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