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华人美食

麻坡三水 [Three Chinese traditional drinks]

麻坡有三水,是炎炎夏日站在街邊朝聖解渴的地方。

一是沙梨水,二是燕渦水,三是金桔檸檬。

沙梨水的“源頭”在也也街(Jalan Yahya)。早年的也也街,華人也稱它香蕉街,因為介於二馬路與三馬路之間的那一段,曾經開有多間由潮州人經營的香蕉批發店。貨源來自附近山頂(老麻坡視市區以外的地方為山頂),除香蕉外,也包括一些本地水果及番薯、木薯等農產品,算是這些土產的小型集散地。

隨著上個世紀80年代蕉價下滑後,店家紛紛改行,老店屋拆後建成大樓,昔日沿街蕉影幢幢,如今已成老麻坡的記憶。倒是一些早年以推車方式經營的水果攤,後來搬進店裡,並漸漸發展成頗具規模的水果店。幸好店前常掛上幾梳香蕉,勉強勾勒出昔日香蕉街的想像畫面。

酸甜清涼沙梨水

集興便是當中的老字號,第一代頭家楊興生早年從中國潮州南來,1930年代初期已開始以推車方式在也也街擺攤賣生果和沙梨水,屈指一算已有八十多年歷史。甚麼是沙梨水呢?或許有人會搶著說:不就是酸酸甜甜,淺綠色的沙梨酸梅水囉!北馬人笑說:Ampula紅毛沙梨汁啦!有甚麼特別?然而,當大伙見到這淺白色的沙梨水時,都不禁目瞪口呆。

其實,此沙梨非彼沙梨。這款老派沙梨水,是採用中國原鄉進口的醃製甜酸沙梨或潮州特產烏梨所製成,有些小販還會摻入楊桃去加以調配。至於本地“沙梨酸梅水”中的所謂“沙梨”,馬來文叫Buah kedondong,英文稱Ambarella,讀音不準便成了Ampula、umpra或amra,其實中文名字應該寫成鐵沙梨或紅毛沙梨才正確。

根據一些知食老前輩回憶,說以前在半島許多城鎮都曾見過這款沙梨水,只是一不“留神”幾乎都消失了。除麻坡也也街外,巴生港口還有一攤,小販將沙梨水縮寫為梨水,馬來文譯成Air Buah而不是Air Pear,是我以前在巴生工作時常去“朝聖”的好地方。

依照出現年代的次序,麻坡第二水,理所當然輪到位於貪食街前段的“燕渦水”。

燕渦的“渦”,顯然寫錯!潮籍攤販林大哥笑容滿臉的指招牌解釋,說1984年他向新山一名小販頂下這攤燕窩水時,招牌就已寫錯了!由於這面漂亮的招牌看似有一定的歷史,想必也找不到同款的懷舊飲品“燕渦水”

懷舊飲品“燕渦水”

一杯才1令吉的“燕渦水”,當然沒有燕窩。林大嫂毫不隱瞞的為顧客解惑,說這透明的“燕窩”是用一種石頭般的石燕泡洗出來,再混合龍眼干煮成的糖水和冰水,便是“燕渦水”了。這種有清熱消暑功效的石燕,早年曾出現在本地許多華人飲料和冰品當中,或魚目混珠,或干脆稱它“假燕窩”。至今在新加坡和檳城,仍可以見到一些賣“燕窩水”的老牌攤檔,只管將它視作一種標籤懷舊的飲品,相信不會有人以為1令吉可以喝到燕窩吧?

當年的一個無心筆誤,將燕窩水寫成燕渦水,就仿佛埋下“伏筆”,讓真假更具漩渦般的張力透露答案。

最後一水,當然是金桔檸檬。

在貪食街余仁生門前有攤寶芝林涼茶,自1997年推出金桔檸檬後,名聲大噪,似乎受歡迎的程度已大大蓋過七十多年來的傳統苦茶良藥。老闆杜金福開玩笑說,香港九七回歸那年,有位想在大馬大展拳腳的台灣人也跟著“回歸”台灣,留下製作金桔檸檬的秘方與器具,轉售給他,沒想到就這樣引爆開來!

是的,食物是流動的古蹟,一經登岸,就是本土。金桔檸檬的故鄉是台灣,“燕渦水”的石燕來自中國,沙梨水的源頭在潮州,組合起來,卻是麻坡的味道。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文、圖:林金城‧2015.03.16

點看全文: http://life.sinchew.com.my/node/16946?tid=64#ixzz3iKQ20Llm

Category: 华人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