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旅游指南

麻坡地靈人傑聲名遠播

文:碧澄

如果說馬六甲因為有各種古跡,名正言順得到“古城”之名,那么麻坡有“文化城”之稱,乃因這兒一路來出現過好些馬華作家,也曾孕育許多華文老師。

馬六甲有沈慕羽等教育家和文化人,麻坡亦有豐富的歷史背景,所謂地靈人傑,一個地方會出名,人與地兩者都是重要因素,缺一不可……

一提到麻坡,年紀稍長的定會聯想起已故馬華散文作家林潮。五十年代,好些以麻坡為背景的散文透過他文句優美、富含感情的筆觸呈現在讀者面前。其中《麻河之戀》為描繪麻坡河的楷模,有如朱志清的《背影》成了反映父愛的雛型典範。《麻河之戀》曾被編進中學華文讀本:“麻坡,這端莊秀麗,嫵媚而又拔俗不群的江城,她所以會使遊客留戀,詩人徘徊,主要的就是因為她有了蜿蜒曲折,窈窕多姿的麻河!有了麻河,麻坡才稱得上物阜民豐!有了麻河,麻坡的山川才襯托得出她的‘鐘靈毓秀’,才能與星馬的名山大川齊名!……”

麻坡,原是馬來半島西南岸的一個城鎮和港灣,扮演水路與陸路交通運輸的重要角色。它位于柔佛州的西北,吉隆坡的西南;距離新山約180公里,離開吉隆坡約150公里,剛好處在隆新兩地的中間。在南北大道未建竣以前,麻坡是個往來半島南北的必經之地。

得名有兩種說法

其所處地理位置亦顯示其重要性。它西瀕馬六甲海峽,東臨昔加末,北連馬六甲,南接峇株巴轄(Batu Pahat)。麻坡縣由麻坡市與東甲(Tangkak)組成。全縣面積二千三百多平方公里。

這地方Muar的得名,有兩種說法:第一種說法認為它源自巽他(Sunda)語的muara,意為廣闊的、流向大海的河口。巽達人與河海的關係密切,常把“靠兩種生計過活”(hidup dua muara)作為口頭禪。第二種說法則溯源于印度文的muna(意思是“三”)與ar(意思是“河”),當初有一群來自印度的勞工一心來麻坡淘金,結果未能如願以償,但見到三河(麻坡河、撒丁河〔Serting〕與彭亨河)匯合的情景,跟他們家鄉的甚為相似,對著它,暫時解了思鄉之苦。

這么說來,這條穿越該市中心的柔佛州最長的河,早已存在。可惜文獻與正史記錄不足或不全,古跡被毀或欠缺,致使麻坡的史實無法更完整地勾勒出來。無論如何,麻坡的成型早于馬六甲王朝,已是個不爭的事實。

舊橋新橋交通繁忙

以往,麻坡與馬來半島其他地方一樣,過河須靠渡輪。1963年初,中央政府開始在麻河建立蘇丹伊斯邁橋,1964年年底大橋建竣,1967年正式通車。

過橋費為摩哆50仙,私用車輛1令吉50仙,商用車輛,包括巴士和卡車3令吉50仙。1971年6月,摩哆免費,其他車輛收費減半。至1976年4月15日,政府宣佈取消過橋費。

2005年,當局在另一端的馬來村落附近興建一條新橋,經市中心下方出,以舒緩舊橋的交通。不過,可能由于習慣關係,舊橋依然保持擁擠現象。

特色景點吸引游客

麻坡附近的景點或遊覽區有好幾個:丹絨黃金休閒公園(Tanjung Emas Park)的巨大雨樹,使河堤與兒童遊樂場十分陰涼,攤檔的小吃如水果羅惹、辣味阿參魚等,為遊客所喜愛。

稍遠處,離巴力爪哇(Parit Jawa)約10公里的玉射(Grisek)熱水湖,吸引不少本地或外地遊客,既有治療皮膚病、肌肉疼痛之效,更讓人精神舒爽。

喜歡探險或尋幽訪勝的,可花四五個小時登上柔佛州最高山金山(Gunung Ledang,以前稱為奧菲爾山Mt.Ophir),體會金山公主摻合其他超自然的神秘浪漫故事。金山山,可從馬六甲的阿沙漢(Asahan)或柔佛的砂益(Sagil)兩個方向去。

各式美食應有盡有

麻坡一帶地方多腐殖土,土地肥沃,向來以橡膠、水果(尤其是碌古果),以及甘密(Gambir)等農產品著名,加上油棕,更使麻坡居民富裕。其傢具業以歐美市場為主要目標,出口逐年增加。麻坡以潮州人居多,閩南、海南、客家人混雜,因此各式食物應有盡有。貪食街的燒臘、娘惹糕點等,都有其獨特風味。至于以魚或蝦為主要材料的烏達烏達(Otak-Otak),近年來已發展為遠近馳名的小吃。

當年是主要交通管道的麻河,如今以丹絨路南端河口最為熱鬧。林陰道兩旁處處可見殖民地建築物、政府建築物,公園與原始林點綴。河邊有人享受垂釣之樂趣,河上有汽艇載客觀景。夕陽斜照,粼粼波光,景色令人陶醉。

麻坡市中心分一馬路、二馬路、三馬路,有華小、傳統咖啡店、金鋪、眼鏡店、水果店、電器店、銀行、電子器材店,給顧客提供各種便利。麻坡麵線和咖啡粉,也是有名特產。市中心一角有個鐘樓,是麻坡的標誌,以前似乎只有一層,目前已變成三層。今年農曆新年前,當局特地在鐘樓中間掛了個大大的“滿”字。這令我突發奇想:“滿”的閩南讀音正與Muar吻合,若以“滿坡”代替“麻坡”,豈非更有意思?

Category: 旅游指南